高中大学“联弹”,弹出好曲有多灾

更新时间:2012-07-01 10:26点击数:文字大小:

西北大学论坛

西大人在线

  6月,同济大学招生办与上海市虹口区教育局签订相助协议,正式在虹口区启动同济大学“苗圃打算”,携手知名高中共建人才培养基地。不久前,北京市第八十中学、首师大附中等示范性高中的中招咨询会上,特色尝试班的展台前人头攒动。个中,高中与大学相助是尝试班的重要内容,吸引了大批家长,报名现场十分火爆。

  近几年,高中与大学相助进行创新人才早期培养的探索不绝涌现。例如,北京市“遨游打算”、陕西省“春笋打算”、上海市“普通高中学生创新素养培育尝试项目”等相继开展。教育计划纲领也明确提出,“支持有条件的高中与大学、科研院所相助开展创新人才培养研究和试验,成立创新人才培养基地”。

  跟着探索时间的增长和探索模式的增多,关于这种实验的思考逐渐深入,一些瓶颈问题也随之凸显。

  1 创新人才的老师谁能做

  善于培养大学生的高校教师指导起中学生未必会变得轻松。类似的困惑在高中教师中也存在:“如果我本身不是创新人才,那我怎样带好创新班?”

  5月27日,上海市晋元高级中学学生朱逸菲在同济大学建筑创新大赛上表示抢眼。固然只有高二,她的身份却是晋元高中布局创新队的“领导老师”。能够成为师弟师妹们的“小老师”,是因为去年9月,她在同济大学土木工程学院举办的“中学生布局设计邀请赛”上夺得了大赛二等奖,直接得到了同济大学自主招生的“校长直荐资格”。

  朱逸菲在布局设计上“冒尖”,得益于同济大学与晋元高中在培养拔尖创新人才上的相助。2010年,同济大学土木工程学院与晋元高中相助开设“布局创新尝试班”,共建“布局创新尝试室”,构成了院士、传授、研究生的师资梯队,对学生进行授课和科研实践指导,开展大学与高中培养拔尖创新人才的相助。

  在朱逸菲看来,进入“布局创新尝试班”这个小“特区”,最让她受益的是第一次与大学名师近距离接触——在同济大学学生眼中都是明星传授的土木工程学院朱慈勉传授,持续两个学期,为朱逸菲和她的同学们系统地上了一门“布局力学”。

  无论是朱慈勉对布局的深刻理解,照旧在讲台上的神采飞扬,都让朱逸菲颇感过瘾。朱逸菲立志,日后要成为一名严谨的布局设计者。

  “在创新人才早期培养中,大学的优势除了有先进的尝试条件和良好的创新气氛,另有一点很是重要,就是有了解科学前沿、会提出科学问题、把握科学研究要领的师资。”“春笋打算”专家委员会秘书长、陕西师范大学传授胡卫平说,“他们对科学研究的浓厚兴趣、实事求是的研究态度、克服困难的意志城市影响学生,促进学生创新能力的养成。”

  “然而,毫不是说善于培养大学生的高校教师,指导起中学生就会变得轻松。”上海交通大学机器人专家吕恬生传授10年前就开始操功课余时间指导中学生参与机器人大赛。在他看来,既然引领学生进行科研尝试的目的在于体验科研历程,以培养思辨能力、提出问题的能力、调查能力、创新能力,那么指导老师除了具有较高的理论功底之外,还要有富厚的常识和经验积累、开阔的视野和火速的思维,以实此刻培养全历程中对学生的启发。“可是,对付许多高校教师,尤其是青年教师来说,这只是一个抱负状态。”吕恬生说。

  正如北京师范大学资深传授林崇德所言:“大都大学教师对付指导中学生,并不在行。”

  类似的困惑,在高中教师中同样存在。

  上海市南洋榜样中学与上海交大的相助已有3年,其间,该校“科技创新班”班主任柯立新最大的困惑是,“如果我本身不是创新人才,那我怎样带好创新班”。

  石家庄一中“创新英才班”通过为学生配备导师、选聘高校传授开课等方法探索领悟式培养,班主任李凌起说:“固然我从事班主任事情和语文教学多年,但带这样的尝试班照旧第一次,自身理论功底和创新能力的不敷,是我最头疼的问题。”

  “与其他影响源对比,教师对付创新人才的影响居于第一位,且是综合系统的、恒久的。”林崇德说。

  因此,胡卫平认为,在高校与高中的相助中,要充实挖掘师资力量。例如,引导大学教师了解中学教学实际,使他们的指导切合中学生的认知程度;中学教师要进入高校尝试室参与科学研究,高校应组织力量培养他们的研究能力和研究性学习指导能力。

  “更重要的是,在学生人格养成、能力养成、创新思维养成等方面的交流和探讨也十分须要,需要进一步敦促。”多年加入高校与高中相助的上海交通大学教务处教师吴晓玲说。

  2 相助培养的“度”如何拿捏

  课程共建中,尽量不要把大学课程提前下放,而是将中学没有挖掘到位、大学阶段又出格需要的能力作为培养重点。

  “固然我们与一些高校有相助,但多逗留于讲座层面,并不系统。”一位高中尝试班的班主任对记者说,浮于外貌的相助,无法实现预期效果。

  高校的探索者则有着本身的挂念:对付高中阶段的人才培养,高中才是主体,并非大学的焦点事情。那么,相助的“度”毕竟该如何掌握?

  当前,高校与高中开展领悟培养相助,主要方法包罗:传授团进入高中开展讲座或引领学生进行科研实践、尝试室共享共建、优势项目共建、社团共建、开设夏令营等。

  以上海交大为例,近5年,由院士、国度级教学名师、“千人打算”、“长江学者”、“973”首席科学家等大牌传授构成的“传授团”为中学生开设高程度讲座250余次,近3年共开设中学生自主特色尝试项目124项。

  对付以上方法,有3年“科技创新班”班主任经验的柯立新比力熟悉。他所带的班级,高一阶段,每周有一个下午是“交大时间”,内容主要为科学陈诉;高二阶段,“交大时间”的内容主要为学生加入科研实践。柯立新认为,这一层面的“度”照旧容易掌握的,这种方法并不会增加学生的承担,还对学生开阔视野、增强兴趣、提高实践能力有辅佐。

  “要害在于更深条理的课程共建如何科学化。”同济大学“苗圃打算”基地校上海曹杨二中校长王洋说。

  据了解,跟着高校与大学相助探索的推进,课程共建越来越普遍,一些高校与高中纷纷开设先修课程,探索学分互认。

  王洋认为,担保科学开展此类先修课程的前提是“明确方针”。“高中与大学的相助中,激发学生的兴趣十分重要。同时,我们要搞清理工科拔尖创新人才早期培养历程中缺什么?缺少想象力、动手能力、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和多角度的思维方法。相助是否科学,要以是否实现以上方针为判断依据。”


  • 共3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下一页
  •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