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丙奇:奖学金要发挥感化,录取机制须改良

更新时间:2012-07-02 11:55点击数:文字大小:

■核心调查

  如果要让奖学金成为高校吸引优秀生源的重要因素,必需让一名学生可以同时得到多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再来选择大学西北大学论坛

  香港大学去年在内地招生300人,今年经教育部核准,在内地的招生打算增至400人。被录取的内地学生中,约有四分之一能得到港大的奖学金,最高的全奖为每年16万港币。 西大人在线

  就在各人议论香港大学以优厚的奖学金吸引生源时,教育部对内地高校的招生录取事情,却发出了“十条禁令”,个中包罗严禁高校在录取事情结束前以“新生高额奖学金”、“入校后从头选择专业”等答理吸引生源。(6月29日《新京报》)

  有舆论阐明,这样的禁令限制了内地高校“抢生源”的手脚,在与香港高校的比拼中,内地高校将更不具备优势。在笔者看来,教育部的禁令,是从维护当前高考录取秩序而制订的,如果要让奖学金成为高校吸引优秀生源的重要因素,必需改良我国的高考制度——让一名学生可以同时得到多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再来选择大学。

  在发家国度的大学,奖学金制度,是进行生源竞争的重要手段。这些国度凡是实行自由申请入学制度,一名考生可以同时申请若干所大学,可同时得到多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然后再按照大学的教育质量、提供的奖学金等进行选择。由于考生已经手握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因此,考生拥有充实的选择权,进而在选择大学时,就可能把大学提供奖学金的几多作为一方面因素加以考虑。

  香港地域高校在内地的自主招生,采纳的是与海外大学自由申请入学制度几乎完全一样的方法,因此,这些学校推出奖学金吸引考生,是十分正常的。

  我海内地高校近年来也借鉴海外大学和香港地域高校的做法,设立新生奖学金,以吸引优秀生源。这一做法的出发点,虽然不错,可是,这一做法却缺乏相应的录取制度做支撑。

  依照我国当前的高考录取制度,考生报考一所学校,必需填写志愿表,一名考生在高考录取中,只能得到一张大学录取通知书。在这种环境下,高校的奖学金将很难成为考生报考一所学校考虑的重要因素,除了少数分数在本省到达前10名的考生之外,绝大大都考生在为本身能不能被一所大学录取而焦虑。换句话说,大多考生考虑的是本身能不能被录取,而底子不行能像海外考生那样,拿到录取通知书之后,再做选择。

  另外,鉴于高考录取的不确定性,以及高校在集中录取阶段,并没有招生自主权,任何高校在高考录取中,是难以向考生作出录取答理的。既然高校都无法向考生做出答理,那些给以考生几多新生奖学金的许诺,也就更不靠谱了。

  近年来,我海内地一些名校,为了抢到高分学生,纷纷采纳“预录取”手段,事先预估本校在本地的录取分数是几多,然后做出各类许诺,与到达录取分数的学生签订“预录取协议”,功效是,有的高校预估分数呈现很大偏差,导致签订预录取协议的考生最终却未被录取;再就是,高校签订的“预录取协议”往往具有排他性,这实质限制了学生选择高校的权利——在发家国度,大学给一名学生发出录取通知书之后,都不限定这名学生再去申请其他高校,而我国高校只给学生签订“预录取”协议,就要求学生不得放弃本校再去报考他校。

  所以,教育部宣布的禁令,只不外是对当前高考录取法则的进一步强调。这也提醒各人清醒地认识到,在现行高考制度中,没有自主权的高校“抢生源”,只会玩“忽悠”和“暗战”,最终变为一地鸡毛。如此,想把发家国度高校、境外高校的做法,嫁接到现行的高考录取制度中,是很不现实的,这只会制造招生的杂乱。要让高校真正重视生源,且用合法的方法、途径抢生源,就必需冲破当前的集中录取制度,给以高校充实的招生自主权。

  事实上,发家国度的大学和境外高校,吸引考生的不只仅是奖学金,最重要的是学校制度、教育质量,与内地高校学生进校之后,就“一个萝卜一个坑”,很难申请转学差异,这些大学往往另有自由转学制度,学生如果对学校不满、对专业不满,可以申请转学到另一高校。由于选择权在学生手中,所以学校不敢丝毫怠慢。我海内地高校却无学生选择之虞,所以,那些在招生时很重视“抢生源”的高校,抢完生源之后,重视给学生高质量教育的压力不大,这样的“抢生源”,说白了,不外是制造招生政绩,与人才培养无关,与建设世界一流大学也无关。

 熊丙奇(新华每日电讯特约评论员)


Baidu